女记者不准采访,全真教的机密不许问


  

作者丨守一来源丨声道最近,理想汽车公司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舆情事故。主要剧情,看下面这张图就够。

简要背景是,一位女记者通过社交平台加了理想汽车的一位工程师微信。当该公司推出改版车时,记者想采访工程师。从问题来看,属于再正常不过的提问。本来,工程师拒绝接受采访在情理之中,也完全有这个权利。一句“不清楚”,或者“请咨询企业对外发布信息的同事”,或者干脆沉默,都不是事儿。但他偏偏用了最愚蠢的方式。如理想汽车CEO@李想所说的:用了非常不恰当的带有侮辱女性的表达方式。事情的后续是,这位还在试用期的员工被企业开除。企业和媒体对接的负责人也向女记者道歉。按说企业这个处理,还算公允及时,想不到的是,网上挺多人竟然比企业还会喊冤。很多人指责记者明知是企业机密还问,甚至指控女记者在引诱工程师犯罪。

真是让守一君有点恍惚,不知今夕何夕。企业改版车有什么变化,都算是不容侵犯的“企业机密”?或者就算是企业机密吧,企业有权不说。但怎么就到了记者问一句都算有罪的程度?骂记者的这些人,最近有没有围着特斯拉在要数据的?咋没想着尊重下特斯拉的企业机密呢?听任企业自己定义机密,污名化记者采访,最后伤害的很可能是自己知情权。企业也不要以为这是员工自己的锅,企业背了冤枉。不约束管理好自己的员工,不培训他们待人接物的素养,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。我们来看个全真教的故事。那一年郭靖送杨过去全真教学艺,到了终南山下,因为拍了一掌石碑,引起了山下道士的误会,以为他是要去找小龙女的江湖混混。本来这个误会不难排除,郭靖已经一再亮明身份,交代和丘处机等人的交情,且展示了高超的武艺,只要那些道士能冷静一点,多沟通几句,双方就能化解干戈。可是面对郭靖平和友好的提问,全真教的道士们态度出奇的一致——全真教的机密不许问。对于全真教面临的问题一字不透露,而且一上来就态度蛮横,居高临下地教育郭靖,把明明可以是自己人的郭大侠当成“贼子”,动用了几百弟子三番五次地阻挡围剿,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。结果,霍都等真正的贼子乘虚而入,把全真教后院烧的一塌糊涂,导致人员伤亡惨重。这事儿直接的责任,当然是全真教的员工糊涂,莫名其妙的守护不是机密的机密,敌友不分,自乱阵脚。可是这事全真教的各位当家就没责任吗?显然不是。用人不当,管教不力,这是逃不掉的。当天负责统筹对外的是赵志敬,那人品和业务水平之差,有目共睹的。这样的人,是咋通过全真教的层层考核的?更荒唐的是,事后处理的态度,也是一团浆糊。和郭靖的冲突,明明是全真教道士愚蠢犯错在先,就算郭靖揍了一群不自量力的道士,也是不得已。可是全真教大当家马钰什么态度?郭靖事后客套,为冲撞全真教道歉,马道长竟然说:“若非你及时来援,全真教不免一败涂地。大家是自己人,什么赔罪、多谢的话,谁也不必提了。”这是非不分的和稀泥态度,全真教能搞好,简直是没天理了。看起来正直耿直的丘处机,开始本来要追究赵志敬的责任,但下面人稍一辩解,很快也看开了。对着被烈火焚烧的重阳宫后院,还能有兴致吟诗:“出门一笑无拘碍,云在西湖月在天。”真是呜呼哀哉!掌教的这么糊涂,下面人可不更是糊涂颟顸。一两个小道士的愚蠢,败坏不了全真教,可如果掌教的拎不清,还纠结要不要为小道士下山失手打了人道歉,那就有点危险了。江湖人不傻,谁都知道,不是每个小道士的每句话都代表全真教。大家看的是全真教掌教的言行觉悟。急着和丢人的员工切割了事,格局小了。
2021-04-29 10:51 来源:网易:声道经济人文观察

江南法制网 2019 © SOME RIGHTS RESERVED